珞璐子命談中心 | 首頁 | 討論區 | 浮生剪影 | 著作書籍 | 奇文共賞 | 函授教材 | 宋英成其人 | 聯絡方式 
宋英成 珞璐子命談中心 首頁 宋英成 珞璐子命談中心
名山何必去,此地有群峰。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略谈我对紫微斗数的一些基础认知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宋英成 珞璐子命談中心 首頁 -> 紫微斗數研究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梁純



註冊時間: 2005-03-14
文章: 1461
來自: 广西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21, 2012 6:53 am    文章主題: 略谈我对紫微斗数的一些基础认知 引言回覆

我一向不喜欢将自己的文章到处转帖张扬,但鉴于本坛的传播可及大中华区,与大陆命理论坛的“空间”大为相异。更兼,我学斗研斗本源自台湾命理前辈的作品。所以,不吝浅薄,特录如下:
缘起,说得实在的,就是说说初衷
由于对于紫微斗数的热爱,我有一个心愿:希望紫微斗数在社会的学术界获得应有的尊重与地位。
今天的算命或说是命理,其实只是获得“社会包容”作为擦边球获得“一角之地”,只是百姓在需要之时可以“算一算”;而于命理之学,即使你推算得奇准,诸如有些紫微高手声称可以算准“邻居大妈的小儿子的对象的脸上有几个痣”之类,仍然无法脱出“江湖术士”的社会角色。
而对于命理之外的其它任一知识领域能获取应有的学术地位与社会的尊重,通常都是以理服人,所主张的学理能获得其所在专业领域上的认可,然后是专业界这个群体进行完善学理后推出社会,才获得社会与知识界的尊重与认可。
所以,紫微斗数要获得上学术界上应有的尊重与认可,只有先在理字上站稳,才可达之。
曾有不少人多次问过我是否轻视紫微斗数的飞星派,我也确认“是”,就是因为我以为他们的“理”站不住脚,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眼拙”或是遇到都是一些“尚未出师的网友”及“滥得虚名的作者”。
诸如飞星斗数声称学理涉及“河洛”、“皇极经世”、“阴阳八卦”、“干支五行”等等,但述说之人却表现出:在“河洛、皇极、八卦、五行”等领域的认知,不过是背诵一些“名词术语”:诸如一六共宗、天开于子、阴阳四象、金克木之些近乎“尽人皆知”的名词,急切的作简单的切入(虽则后文是千言万语,但与学理的源头欠缺应有的逻辑衔接以及相关学理的述说、涉猎,所以那不过是“师心自用”的浮想之嫌!)而丝毫显示不出当事人在“河洛、皇极、阴阳、五行”等领域具有应具备的专业(即或只是入门程度)上的认知,让人想起某个相声:“一个只认识几个英文字母的人向一个相信他的又完全不懂英语的人教授英语”,我不是轻信之人,所以虽飞星斗数书籍我看过不少,我却无法说服我去相信。而鉴于学术自由、爱好自由,我也不想多说,反正,学术之道,学会了就是自己的,别人是拿不去、否定不了,学不会那也是别人之事。
正鉴于斗数之“理”难觅,所以今天值此机缘说一说我自己的多年摸索,以供后人探理作一点参考之类。
后续之文,会跟帖于后,此是为了不干扰别人的研究,所以,有共识者,可以往下看,无者,就此打住。
另,我不知是否有时间与精力去写下去,未能为之,可让其自行下沉便是,这是一个方便,而我有更新的话,亦自然可以借发帖而“顶上来”,所以,支持我的朋友不必专门发帖来顶。如果我能继续写下去,恐怕也需要几个月以上的时间……一天一点或是几天一点

我没读过几年书,措词之中或有语不达意之处,而我录心得一向没有“打草稿”的习惯,只是“想到什么便写什么”,谬误之处请多包涵与指正。
今天先谈一谈紫微斗数研习之路,共性的、适合于任何门派的共性步骤:
大约可分为四步:
一、触缘
二、虔诚学习
三、思考
四、升华

触缘,即是机缘所及的产生学习紫微斗数,并进而触及到一些书籍、人事……各有各机缘,不尽相同。实际行为上,应有看过与了解一些关于紫微斗数的书,这个阶段需要的时间视个人资质与机缘、努力相关,快者只需一个月,慢者亦只三个月。超出三月以上者,则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无心学习或是玩游戏。但如说不足一月的“接触”,那后来的学习不见得是“虔诚学习”,因为要有相当的了解与相信,才有可能谈得上“虔诚”二字。才会有以后的契而不舍、无怨无悔的付出的不计得失去求知。

虔诚学习,指的是通过触缘之后,知道自己应选择那一个方向学习之后,即是随缘的“依书自学”或是“择师而学”,至于依何书或是择何师,只要不是有违伦理常识者,诸如不选那些属于“很不了解、轻信”就可以,而这一步实际即是筑基的学习,经过学习后,假的真不了,淘尽假的,那自然的尽见真知。更何况经过此前的触缘,多少都有一些相关专业的认知判定能力了。如果还无法作出“选择”,那就不必急着进入这一步,还是回归到第一步中“继续的触缘”。
有了努力的方向后则需虔诚严格遵循“书中或是老师所教”一步一个脚步的吃深吃透,只有深了透了,你才真正的明白“师教”与“书意”,时间至少需要一年以上,至于有些人说只花几个小时通读某经典作品就“大致理解”了,我说,要么此书不是“经典”,要么你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蠢才”,我想后者的可能为百分之九十以上,因为不是经典的话似你这种人才是不会“花几小时”去读它。
有很多人都喜欢问其与什么(佛学或术数之类)是否有缘,这一步才会真正体现出来。有缘与否,观其行自知。虔诚是需要建立在一定的专业认知与无怨无悔的行动之上,否则那是假信与轻信,或是信的只是自我。绝无例外!
而在学识上,则是体现知识的积累,明白到“地基”要多厚才可承受到多少层的楼、应用到什么程度什么情况下的环境。
思考,即是将学习所获在实践应用上发生问题时去思考如何解决问题。
是自己疏忽所致的误判,还是从一开始一些“根深蒂固”的基础知识尚待完善……要有坚持真理、打破信仰,让“信仰”从主观默认变成客观上的必然,否则就让“信仰扫地”。因而获得升华!
诸如天机为什么要排在紫微之后,紫微的本质属性是什么,甲的化禄星为何一定只能是廉贞,为什么不是天同、右弼?!古人是如何的从无到有……不要围绕既有的事实去作迎合式的“合理”解析,要明白古人要如此设计!否则,就变成“初学者的死记硬背了”,解释不了,可以存疑,留待后来,但不必当下“立决”。

升华,就是获得了理,让一直以来的“信仰”成为客观上的必然!

思考与升华是没有时间所限的,属活到老、学到老;但也不会有什么“一朝开悟”的情形出现。

之所以花大篇幅去说这些,就是为了下文的共识,否则,你老坚持你的,用紫微斗数论命一定要论四化,不论就是不高明,甚至说就是错误,那就听不到别人的观点了,所以,学术交流不是说一说之事,没有根基、没有相当的思辨原则是无法进行交流的,而要具备交流的资格:先是花功夫去打根基,然后再花时间去证明自己的根基是经得起考虑,在证明之中,要敢于否定,就好比扎马步一样,找几个大汉去试一试踢马步,看看是否真地扎实。如此方是打好根基,有理辩驳与证明。
所以交流学术要能听得到反对的声音,自己方能突破自我,借别人之力,跳出自己的格局。但如一个基础不牢的人去反对一个基础扎实的人,就很易变成胡扯。浪费别人的光阴,别人就无意义奉陪了。

言归正传,既谈紫微斗数,就免不了考其源流。
世传紫微斗数源自祖家,尊陈希夷先生为祖师;这个让我觉得很似老子与道教一般,老子在世之时没有道教,是老子的N代传人创立道教后尊老子为祖师的,紫微斗数是否如此?!
拙见以为,恐怕属实,紫微斗数是源自道家之手,而且九成以上不是出自希夷先生之手,理由约有:
一、希夷先生是一个隐士,而且不是隐于市井之仕,属长睡山中,既不与王公将相来往,亦甚少与俗人俗事打交道,那来的因由去发明一些“推断人事的命理奇术”,虽则他深明阴阳易数之道;也许会有人以为其长卧山中,正好借此设计人命生辰化数布盘之道,但你们不要忘了陈老祖是一个修道之人,崇尚的是清心寡欲,求的是长生之道,何以为殚精竭虑的费心于人事推算之道,更何况陈老祖的再传传人为邵康节先生,康节先生既好以易卜之道,难道是陈老祖对此道学小术作了保留而另传他人,不传康节先生一系,有这个道理吗!康节先生亦会与陈老祖一样,对之“只字不提”、“只字不知”?!但也许有人称康节先生不是研创了铁板神数吗,我会说持此见之人,绝对对康节先生的皇极经世之学欠缺深入的认知,而且康节先生恐怕无暇它顾,而忙于他的惊世巨著《皇极经世》,这是一本阴阳象数之理阐释宇宙万物变化之道,什么推算人的六亲生肖之学,与之相较不谛是天壤之别,两个世界之事,更何况阴阳象数之学特点就在于术简意深,所以,康节创立了简单好学的《梅花易数》。而从康节先生所搜罗多方书籍来编著巨作的能力看,其子女是不必流落街头卖卜为生。虽则当时康节先生有些生活潦倒,但当其时算命卖卜不及今天般热门,动辄有人一掷千金或算或学。更何况“先生”之称号,乃属地位超然之封,他的子孙绝不会去做命卜之业辱没家声!将二者连在一起,乃属后世江湖人仕所为。
二、可以这么说在清代之前的紫微斗数传世经典不外乎《紫微斗数全书》一本,其它皆已佚失或只是散记,不传于世。至于后来有《全集》之称,那是合并了道藏所载的“十八飞星”之术。而十八飞星之术与今之紫微斗数乃是两种不相同的学问;有如梅花易数与大定神数之别,同用八卦但立盘定位、推理演化的手法相去太远。而书既取名为《全书》或《全集》,就证明那只是后人搜罗当时流传关于紫微斗数的书本、散记而瑰集一起,使之得以保存且流传开来。这个后人不必是专业人仕,但需要是有财力之人方能从多方搜集齐全。有一个明证就是,安星布盘上会提到一些神煞、流曜之类,但在斗数典藉散记的赋文之中鲜有提及,令人有不屑一谈的感觉,而且这些神煞在当时的禄命文化中,即使是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的贩夫走卒也可以随口说出几个来,所以,全书中的内容除了一些散记的残经散篇较为原味外,其它有不少属为后人“追加”的。
紫微斗数既源于道家,那道家学说是什么呢,道家家说即是太极图学说,述说万物阴阳消长之道,所以说道家学说实际就是阴阳学说,使用太极图通过“形象大小变化”去反映出阴阳消长的情况;河洛亦是阴阳学说,它与太极图之别在于它使用的是数字(大小值)去体现阴阳消长。只不过河图用十,主先天;洛书虚一取九数,为后天。八卦,原亦只有阴阳的属性,并不是一开始就赋予它五行属性,八卦是以三爻(代表天地人三才之数)去表现出阴阳消长应用于“三才”这个“空间”的表述式;而五行本身也并没有阴阳属性,它与三才一样表述的是“空间”属性,而阴阳表述的是“气数”、体现了时间(运动)的属性,五行本意是东南西北中的方位属性表述。阴阳五行的结合成为了时空的结合,而在真实的世界中,时与间是无法分离的。所以,八卦才因之有了五行属性。至于五行间的相生相克,则是后续的发展,犹如道家人仕通过阴阳象数之学研创出“紫微斗数”一样,都是后来产物。
说了这许多,是为了让大家明白易学之本是什么,易学之本是阴阳之学(时可为阳、空可为阴),不要以为凡学易,一定要有五行生克、一定要赋予八卦之象,才称得上正统之学,现在包括许多资深的易学人仕仍固执的以“五行八卦”作为一统天下的易学法则,此为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所误,也是冶学态度上不能严谨求实问根探底所致。
紫微斗数的正统法脉即是阴阳象数之学,以后在探讨紫微斗数的星盘结构会有“实物”性的述说。
研习紫微斗数的人仕,会说一六共宗的,不知凡几,但能明白“一六”是如何能共,能说出其理的不多。但如能对《易经》有所了解之人,或可了解,易经有错综卦之说,但它不是乱错、乱综,错是因为阴阳之错、综是因为顺逆之数。同样,一六共宗,它们能共在一起,那是因为它们“相错”,即是如说一为阳之初,六即是阴之初。而洛书九宫之数则是,对宫数相加合十,但这只是一种表象,但如以一为起点顺数为阳数的话,那可将自十逆数为阴数,则一为阳一,九为阴一,因为同是一,它们才能相对,才能“共”,所以说,河图是错、洛书是综,严格来说应该是易经错综之说源于河洛之理。
另外,河洛数是取十为用,斗数用的是十二宫之数,
河图以十分阴阳而各五,从一至五反映出阳之始与终。
斗数以十二宫为用,分阴阳各六,从命宫到疾厄宫,则代表“人”的始与终,所以斗数中相对于河洛的“一六共宗”应易名为“一七同宗”,这点也在星曜设盘上去体现出“天府与七杀相对、天相与破军的相对”,从天府七杀的阴阳异同属性、天相破军的阴阳异同属性作为一个有力的反证。
有的人以既有的事实去作某些解说,即或有理,但终与母法有违,因为斗数执于“一六共宗”,就会颠覆斗数排盘布星之既有模式,前后矛盾了!就会使得,今人无法明白古人如何的创出“紫微斗数”之学!



一个用数的问题!
如八卦为何取三不取五,这个与主题关联性不大,但简单一说,关于“数”的取用,八卦取三、六十四卦取六、太玄卦取九,取八卦者过于简单,取九的《太玄经》又过于复杂,所以周易取六而名扬天下、群起宗之!就是此理,数可以任取,取之后,形式、结构、元素会大不同。设计上就不同。这也要考虑到简繁适中的问题。这也是《太玄经》与《焦氏易林》学理不为天下所重的缘由,不在于它不够精奥,而在于它过于繁复,令人无法把握。犹如斗数命理因何要取格局一样,命盘有二十多万余,仅教人去数,就已忙不过来,更何况还需一一去推算,因而发明出格局来统而驭之,将近似或类似的特征的命盘依据学理进行归纳,这就是取“格局”的由来。

另外,就是“取数”上要合乎一定的“自然性”与“逻辑性”,不能随意为取之。
诸如,历法上,不论是西历或是中历,为什么中西历法皆能不约而同的以“一年分为十二个月”,同问,他们为什么要分十二月,八月、十七月不可以吗?!这就是自然属性,也可以这么说,设若有一天你身处与世隔绝的山中,手中没有任何的仪器,你凭藉着自然气象,久之,恐怕你也会懂得“计时”,而且也是一天十二时辰、一年十二月来分,这个自然现象就是,一日有日中夜半、日出日落,这四个点,一年之中就有春秋分、冬夏至(四季之分),由这四个点,再寻其左右相邻两点,就会有十二个“区间”。所以,这就是古人为什么要用十二的缘由,你用七或十七的话,仅凭人力、自然就无法作客观定位!


一个用数的问题!
如八卦为何取三不取五,这个与主题关联性不大,但简单一说,关于“数”的取用,八卦取三、六十四卦取六、太玄卦取九,取八卦者过于简单,取九的《太玄经》又过于复杂,所以周易取六而名扬天下、群起宗之!就是此理,数可以任取,取之后,形式、结构、元素会大不同。设计上就不同。这也要考虑到简繁适中的问题。这也是《太玄经》与《焦氏易林》学理不为天下所重的缘由,不在于它不够精奥,而在于它过于繁复,令人无法把握。犹如斗数命理因何要取格局一样,命盘有二十多万余,仅教人去数,就已忙不过来,更何况还需一一去推算,因而发明出格局来统而驭之,将近似或类似的特征的命盘依据学理进行归纳,这就是取“格局”的由来。

另外,就是“取数”上要合乎一定的“自然性”与“逻辑性”,不能随意为取之。
诸如,历法上,不论是西历或是中历,为什么中西历法皆能不约而同的以“一年分为十二个月”,同问,他们为什么要分十二月,八月、十七月不可以吗?!这就是自然属性,也可以这么说,设若有一天你身处与世隔绝的山中,手中没有任何的仪器,你凭藉着自然气象,久之,恐怕你也会懂得“计时”,而且也是一天十二时辰、一年十二月来分,这个自然现象就是,一日有日中夜半、日出日落,这四个点,一年之中就有春秋分、冬夏至(四季之分),由这四个点,再寻其左右相邻两点,就会有十二个“区间”。所以,这就是古人为什么要用十二的缘由,你用七或十七的话,仅凭人力、自然就无法作客观定位!

紫微斗数的创立背景在宋末至明朝间,现无文献去证明它产生的确切年份,但这一段时间为星宗(七政四余)、星盘禄命术(也称“星盘流星诀”,即是取生年四时搜罗诸多神煞立盘论命。)大行其道,正是由于这个主流星命文化的影响,所以紫微斗数也不乐意例外,亦取十二宫(十二地支)为用。而且当其时对十二地支的研究亦经已达大成期,十二地支可以与十二消息卦等等产生关联,用起来在切入性上能做到客观、理性。否则如太乙神数般用上十六个宫位,请问你如何将卦与十二地支等有效合理的溶合一起?这可不是“想当然”所能解决的!
更何况,斗数结构有十四主星,如用八个宫位,平均每宫就会有近二颗主星;如用十八个宫位,就有星宗星辰太少之弊,很多宫位没主星(甚至借对宫也借不来),所以,紫微斗数就不“重蹈覆辙”,取十二宫而“生”十四主星,所以不取十二宫改取“它数”宫,就得考虑到理论支持、所相应配备的星辰数等会有诸多改观。也因而涉及是否过于繁杂的问题……
当其时已有二十四节气之说,星宗亦因“24”数过于繁杂而取十二数,而斗数与星宗同取十二宫,却因各自的学理结构有所不同,所以在宫位的排序是大相径庭的。
且先看星宗十二宫的排序:命、财、兄、田、子、奴、妻、疾、迁、官、福、父。正如上帖文中所述的四个自然景观“日中、夜半、日出、月出(日落)”对应于十二地支的午、子、卯、酉。卯时为日出,代表天亮,与人命初立世相为吻合;而日落月现,与人命内事(夫妻家事)相为吻合,而日中为如日中天,正与官禄相和;头顶天而脚踏地,官禄的对宫就为田宅宫。同时亦以日为阳气,卯时为初阳代表人之初生,所以星宗立命宫是以生时遁到卯来取之。
再将十二宫以这四个“客观点”分为四组,则有:
一、父、命、财:前为生我、后为养我(财为养命之源);
二、奴、妻、疾:妻为我之助力,所以妻前为奴,为我所操控;妻后之疾厄正是操控我的人物;
三、迁、官、福:官为成就,迁移为成就就前努力(奔波)、福德为成就后的享有;
四、兄、田、子:田宅为家,兄为成家(婚)前的成员、子为成家后的新成员。
这就是星宗十二宫的由来与构思、产生之道。

所以说,星宗十二宫的排布源自天时四象。而紫微斗数反映的阴阳消长、人命生成活死之始与终的表现过程。是故才会有大不同的排布之道,次序为:命、兄、夫、子、财、疾;迁、奴、官、田、福、父;借力河洛之学,易为一七共宗,两宫相对为阴阳的相辅相成。所以,从前六宫的次序为从命到疾厄,呈现了人从生到病死的渐变过程。星宗是立足于四象(四正)的结构,后取之定位求其邻(前与后)取其意而衍生十二宫;斗数则是以阴阳分取十二宫,各得其六,分成人事各六两体系,而行阴或阳渐见消长之变化,逐位求之。这也是斗数与星宗在布宫理则与取客观定位之不同。
命宫:命之初生;
兄宫:成长中的幼时玩伴,反映出童年的生活;
妻宫:配偶、成婚,代表青年的生活;
子女:婚姻的结晶,家业上的添人口,可以代表壮年的状况;
财帛:家业之成所需的钱财物质的维持,代表中老年之状况;
疾厄:疾病与灾厄,为消磨生命,人命阳气的折晚,代表晚年景况;
至此,可告一段落;
另六宫为另一推理,既与前六宫阴阳相辅相成,亦有其自身的次序变迁;如说前六宫为自力的发展;另六宫则为他力之辅助:
他力之助,首推父母,生养之育;
次藉以与生俱来的人命福禄;
再求以立身之所:田宅;
复以成就地位以立世,此官禄也;
后有人民百姓之拥戴与辅佐:此奴仆也;
再后即是另立天地,再入另一进化,此迁移也。

再探以前后六宫之阴阳相辅:
命与迁,新生与再造天地;
兄与仆,亲情与友爱;
妻与官,家业与事业;
子与田,新家与祖居(旧家);
财与福:消费与福荫;
疾与父:耗我与育我。

今天,谈一下什么是紫微斗数,兼及排盘与一些法统之话题。
在网络曾有不少网友谈“紫微斗数”这个名词寓意着什么,很多发表了“寓意深远”的高见,但以拙见以为,还是回归传统的自然而简单较为客观,而“寓意深远”有时只不过是“想象力过于丰富”,丰富本为好事,但要据理以谈,而不是“不懂装懂”衍变成为“圆一个谎而作无数谎话”,长篇大论,洋洋数千言,却只落了个贻笑大方。
以术数取名,古人一向不喜“寓意深远”,诸如“梅花易数”、“皇极经世”、“范围数”、“子平八字”、“七政四余星命学”等等,而凡有在此“名词”上大作文章的,却又往往是一些不学无术之徒,为求以金装而向外行人作“玄之又玄”之解。
稍懂得斗数排盘之理,都知道推排命盘要先安紫微星,以生辰四时化数,以数布盘,使以紫微为首的星曜斗转于十二宫(十二支)之中。是故,紫微斗数的“紫微”就是代表众星之首的紫微,这个紫微等同为“星曜代表”,可以代表整个斗数星盘中的星曜。斗,即是斗转星移,而“转与移”的因素在于四时之数的变化。
数,既然是指年月日时四时之数,则可知,紫微斗数在布盘上与梅花易数一样,皆是“以数起盘”,只不过梅易起的是卦,斗数起的是“星盘”,所以,布盘不讲节气气数,不独紫微斗数也。是故,子时在紫微斗数没有早晚之分,因为子时只能取一。
不过,我就是奇怪一些网友的“想象力”,自身不过是在“紫微斗数”下过几年苦功,而在其它之术数无甚所长之下,怎么能发明出:易六十干支为百二十干支的组合的怪谈,真可称得上“发古人之未发”,只可惜余天性愚拙,就是无法看得明他们的“发人未发”的高明所在。并且能将此“发人未发”去与“紫微斗数”的名词由来关联一起,就真的是“高!高!高!”了。

下面接着谈一谈紫微斗数星盘之道理。
一、排盘布星之法:
1、以月时交会而求取命、身之宫,命即常寓意为命运气数、身通常亦是身体寄居之所以及身材状况等,此一实一虚,一阴一阳也;
2、以命宫所在取纳音,但纳音之取数与传统所论的“一水、二火、三木、四金、五土”来定。而改以“水二、木三、金四、土五、火六”,机理何在。以现行文献不见有述及,偶有所及,亦只不过泛泛之谈,牵扯于“一水二火…”之论,却无法合理的火二抽出易为“火六”之说。

以余之私心揣测,恐是出于“虚一不用,生灵源于水而(火)化于空”之意,虚一不用,所以“自二”开始记序,水为万物之源,故先取水二局。如此之论则是,此五行局之数非与古论中纳音数不属同论之列,而应是各有体系、涵义有别。孕育(水)而生长(木),长而须雕琢(金)而成器物(土),而后复化于空(火、炎上)。故依次取以“水二、木三、金四、土五、火六”,亦吻合于洛书九数,起于坎一而终于离九之意,代表了一个阴阳消长变化之周期。
(以上一段所论,纯为主观臆想,仅供人参考。)

3、求“紫微”星之学理
以命宫纳音取出五行局之数,拿此数去将“生日数”来分成几个区,水二局者,可将一月三十之数分为十五个区间;而金四局则将一月分为八个区间,最后区间之数即或不达“四之数”琱ㄓ嬤銣数多少皆作一区间论。实则即使是一月有“一千日”,也一样皆以局数分之。所谓区间可理解为“某宫所属”之寓意。好比以“生日数”虚拟出一个内在的小宇宙“小十二宫”之意,此为负阴而抱阳之寓意。
依卦理与皇极经世之学理,取人立于寅,寅正为三阳开泰,亦与一年建寅等相为呼应,将以上所分的区间数按寅、卯、辰、巳…依次推排,分别生日数在何区间所属。
而生日数或有不及区间之数,如,金四局,生日廿六,廿六在四七之内,七依区间排在申宫(自寅数一…),以申宫立极,寻其差距之数,奇为阳、阴为偶,因天道左旋之故,故阳应天道而左旋(逆数);差数为二(28减26)而顺数二宫而落戌宫。差数为三,则为自申逆数,而落巳宫。

4、布星盘。
求得紫微星后,逆布紫微星系,紫机 阳武同 廉;
以紫微求天府之法,是紫微自寅每逆寅一宫,则天府亦自寅跟着每顺数一宫,紫府两两交会于寅申之中,顺逆相为呼应,亦暗寓之为“形影相伴”,一阳一阴。
求得天府后,亦是顺布府系星。
其它诸曜,但以四时之数取星曜,与俗成之的“神煞取法”无甚异样。
斗数辅曜之与寻常神煞有别在于其有六吉六凶星之别。
六吉星为昌曲(时求取)、魁钺(年求取)、辅弼(月求取);
六凶星为空劫(时求取)、羊陀(年求取)、火铃(年时合取)。
十四主星配以六吉六凶星察其主星成败得失消长之道。
故六吉六凶星为斗数中很为重要的辅曜。

5、四化星。
四化星之争议在于没有文献与学理的支持。
如果不是靠死记硬背,合上书本,我们根本无从知道“甲使什么星化科、丁使什么化权”,毫无线索可寻。是故,今天就有了一个“疑难之处”,因古代印刷技术落后,以及文献保存不易,印刷或是传抄保存之误所造成当中的文字出现“误植、后补覆盖、模糊等”,如果没有学理去推导,仅凭“口口相传”,你又怎么去判定,谁说的、谁写的、印的才是正确的。
所以一个庚干化忌,是什么星化忌,大家就只能凭“口”去争取。胜之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是对的,败者亦感愤愤而有理,争也白争。
所以说,斗数学理之中的“四化(化曜)、庙陷、五行生克”之道,不能因为星宗、八字用得很好很精彩,我们就一定要用、也跟着奉若神明。凡事凡理都要扣问自心,是否有理!要先说服自己,再去让人认同。

四化为斗数中一个特别的环节,亦应列为研究之列,余私下亦曾仔细琢磨一番,但仍不得其意,只是在“主观上知其大意如是”,今将往日研究录于下(收录于我的博文中,年代有些许时间了),特别说明,以下所论,不足为训:

四化之理初探 信不信由你的四化之理(以果求因的推理,以期抛砖引玉)

四化星是反映相对应的星曜在某一时空下体现出的异样状态。
化禄为象征春天的万物生机荫发之态;皇极经世学说的生;
化权为象征夏天的万物欢腾蓬勃之劲;皇极经世学说的长;
化科为象征秋天的万物成熟结果之获;皇极经世学说的成;
化忌为象征冬天的万物伏藏变化之变;皇极经世学说的藏。

甲木为参天的大树
甲之初生为小树,枝叶并发,与廉贞之凌乱相似。
甲木茁壮而长,颇有破军冲撞之劲。
甲木之成材,外圆内刚,则如武曲之稳健而有力。
甲木之变化,则是木能生火,化光,即太阳。

乙木为花草
小草之荫芽,柔嫩中带有几分之灵气…天机
花草之长大,花叶茂盛,外刚内柔…天梁
植物开花,姿态艳丽,一株独秀…紫微
花落化肥,造福万物…太阴

丙为太阳
初春的太阳,温和…天同
夏季,太阳的光合作用,可使大地万物的生长创造适宜的生长环境…天机
秋日落叶,去芜存精…文昌
光尽则散…廉贞

丁为星火
星火之本即为明灯,温暖指引人心…太阴
火势渐长,犹如蜡烛化为灰烬般诲人不倦…天同
火性外柔内炽,金得火炼而得其锋、物尽其用,以柔化刚…天机
火势过大,焦烤万物,大地苍夷狼藉…巨门

戊为土石
土石之性刚固自恃,善纳容万物聚为一体…贪狼
土石经过改良建为房,可为人遮风挡雨…太阴
房子经过润饰以达人类文明之居…右弼
房子饰之太过,极尽奇技淫巧,已失其本来刚固厚重,而化为机巧奇异之物…天机

己为田土
田园之土可纳水育物,善用气候水土之便来培植万物之根…武曲
经过开垦的田园,可使万物能得以蓬勃的生长、发育…贪狼
秋天庄稼成熟,功成隐退…天梁
土中的养份已被耗尽,已无力再纳水为宝,反而是水多土流之局…文曲

庚为刀斧
刀斧之刚,无坚不推、光芒四射…太阳
善用其利,将参差不齐之物化为工整…武曲
金得火炼以成锋芒,既得其利又能刚极转柔…太阴
锋芒虽利,但是易毁,须藉物以存…天同

辛为珠玉之金
珠玉未经淘洗,犹如石中隐玉,为外表粗糙之物…巨门
经过加工后,化为名符其实的珠宝,金碧辉煌…太阳
将珠玉用之于点缀装饰,犹如画龙点晴,方是造玉之本…文曲
物已尽其所用,最后只能将其作文物予以珍藏、纪念…文昌

壬为江河
江河之水,徐徐而流,其貌不扬…天梁
流之愈急,其力愈大,冲天奔地…紫微
善用江河之水,灌溉大地,化害为利,润育万物…左辅
江河之水分流后,化为小溪小河而成一方水土造一方人…武曲

癸为雨露
癸水至弱,却能腐物而损之…破军
腐物后之水,愈见其浊…巨门
浊水纳物仍是水,不失其阴柔之性,犹如硫酸,只要善用,仍可造福…太阴
硫酸之水,虽为阴犹之物,其性亦甚烈,正所谓阴极阳生…贪狼

此篇在有识之士之中,或见浅薄,但却是我最用心机、历时最久之作,可谓是绞尽脑汁,今公诸于此,实为集思广益,相互启迪,以期完善斗数架构的探讨。这个课题的探讨,今人少有涉猎。但如大家都不去探究,那斗数之学就会愈演愈玄,失其根本而不自知。
在明之前的星命体系一向皆以年为主、日为本,所以四化化曜在于体现年干这个“主”对其治下的星曜产生如何的“特效”。
至于古赋文中所论的断命技法,什么某星曜之组合遇甲丁己年会如何如何的富贵,这种“文化”反映的是当时代人对紫微斗数研究探讨所用的方法与角度,就好比八字命理中的《三命通会》,以六十甲子日时与何年何月生关联起来论其一生荣枯。这也是一个反映当时代(明代)研命的方法论,但时至今天,在许多个“三代礼乐不相沿习”之后,今天的八字体系易之以日为主的十神生克论命法则。
所以,以拙见以为,斗数赋文中的法则于今也不必再奉为圭旨。当然,感觉用得好,则应不离不弃并将之发扬光大,但如视之为惟一正统自居,就不免有抱残守缺之弊!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梁純



註冊時間: 2005-03-14
文章: 1461
來自: 广西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21, 2012 6:54 am    文章主題: 续论 引言回覆

十四主星中,有两大星系,分为紫系星与府系星,由于习俗使然,时人好对星曜作南北斗星系来分。通常以紫系星为北斗(征阳,取天道左旋)、府系星为南斗(征阴、地道顺行),以分其阴阳,辨其清浊、轻重、静动等阴阳异态。
坊间所传的太阴太阳为中天星系、贪巨禄曲廉武破等之论,乃取自其它术数,生搬硬套般的强性加入,此理根本不足为训,实为自欺欺人之谈,毫无学理依据。
现在先说一说征阳的北斗星系,紫微天机隔一宫,太阳武曲天同、空三宫见廉贞。(本有歌诀,因非原创,避免侵权之嫌,今不录):
紫微:
群星之首,亦可称为群龙之首,征喻位当权正的仁义帝皇;既有至尊无上的皇权,又兼爱民如子的仁德,故有俗书误传的“耳根软”,紫微之软,就在其软于“仁爱”;
俗书又谓紫微不畏煞星之侵凌,此说亦误也。因为我们先需明了,现实中不是所有帝皇都能有忠臣义仕(吉星)相佐、小人不近(没有煞星同宫)的;是故,紫微与煞星同宫,通常是指昏庸失道的暴君,从仁义之帝变成了人人唾骂的暴君,你说它畏吗?!(现实中本可为公职的行政长官,却沦为了贩夫走卒中的小头头、工商社会群体的执权人等)但是,这不改它手掌“九五之尊”的权柄,所以从功利及某个局限范围来看,它是不畏煞的,一样有权有利,只不过是滥用职权放纵私欲之王。所以,畏与不畏,悉由尊便。

天机:
天机处紫微的兄弟宫,而就基于以命为主的命宫,兄弟宫就是“失位”的手足,引伸为幕僚,诸如军师、师爷之类;
故天机化气为智,为智慧之星。
天机为北斗,代表阳清之气的智慧,处事上表现善良、祥和、遵循天理道德,而不作奸诈之思。
遇吉,颇有君子风范,风格如孔明之再世;遇煞,则沦为奸诈之徒,或是行事有失光明、公义,为私欲蒙弊。

天机之下有一空宫,此宫本为紫微的妻位,只是代表至尊无上的帝君,谁可般配,故空之;封建时代的帝皇家族,虽设有皇后、正宫,但这些是没有正当地位的后宫,不能公谈国事,只能施“枕边语”,故此宫虽空而下遁一星……廉贞星。廉贞星虽处紫微的官禄位,却失官禄之意,而是代表没有正当地位的后宫事务,代表皇家内务事。
故有---
廉贞:
化气为囚,恃权而傲;等同“皇家的基层世界”,私欲横张;犹如影视剧中的清宫嫔妃勾心斗角之争,勾划出廉贞的本义、原始面貌。

太阳:
处紫微之子女宫,太子之征;
接受正道之教,又不失纯真少年热诚之性,有生生不息的向上动力,虽为继承人,却因位未值,没有高高在上之气势,而多一些亲和之力。有光明、仁慈之征。

武曲:
处紫微之财帛宫,犹如财政大臣,为统筹划拨、开支皆有节度;故性情刚直无情,尊从实际客观之事实。

天同:
紫系星之第六星,处紫微之疾厄宫,为终老之宫,六亦为数之极,光环尽去,还诸生命本来面目,而帝寿无疆,故化气为福。其性谦和、乐观、安祥、知足。


现再来说一说府系星:

天府:
先谈一谈天府与紫微星的关联,紫系星是合乎天道左旋而呈阳性,而天府与紫微自寅始而背道相驰,吻合地道顺行,而呈阴性,所以可以这么说,天府是紫微的影子,是紫微在实际运行中的轨迹体现。紫微可以代表一个组织的名义,犹如独立法人,而天府则相当于这个组织的实际事务运作、执行之人或团体,是不对外公开的实际内部操作事务的人或团体,且他受制于紫微星之下。
故天府化气为令,主施行、执行,同样天府遇煞星,亦与紫微遇煞星一样,施行之中遭遇到阻力或是不利环境,犹如施令于庙堂与江湖山野之别,如强以什么化煞为权;施于庙堂而政令顺畅、施之山野而见其暴厉,而视顺景无“波”、逆境显气势,不计当中的劳苦得失,当然也是“化煞为权”了,呵呵。但对于当事人的“酸甜苦辣”的切身感受,却是大见区别。犹如人立世上,遭遇厄运而终不死,都可以称之为“厄已解、身具解厄之福缘与能力”,但却无法否认“厄”曾经存在;相比之下,有些人却没遭遇到“厄”……无厄可解,就“没有解厄”的能力,合理吗!
对于任何一个命盘,天府都是与太阳呈六合的关系,太阳为王子,延续王之事业;天府为执行王的内部指令,一外一内,相辅相成。


太阴:
处天府的父母宫,相当于天府之源泉、内幕,幕后支持者,解决身后的后顾之忧。所以,太阴呈现出一位女性般的温柔、体贴之性,犹如无怨无悔付出的“母后”。亦为事务运作的资源提供者,犹如财物,所以太阴为财星,它与武曲星呈现六合关系。太阴为钱财之物,武曲则为操纵钱财,前者文财神、后者为武财神,一文一武、一柔一刚、一静一动。

贪狼
处天府的福德宫,代表天府的欲求、谋略,所以贪狼为欲望之神,表现为对物质的掌控欲望,活动于精神世界中,如天马行空不受实体之拘束。贪狼与天同呈六合的关系,贪狼为天府之福,执着的是实体性的功利得失;而天同为紫微之福、为远离荣华寻求生命本质的安乐、所求的心安神静、随遇皆安。二者一样体现为动静、物质精神、一收一放……


巨门:
处天府的田宅宫,田宅为立身之所、承身之重,立于脚下,犹如基石,所以,巨门之性常呈现出市井、基层之性,外见粗犷,如大石,化气为暗,难登大雅之堂。


天相:
处天府的官禄宫,为施令之法规、制度,其性显执法严明、不循私情(在不遇煞星来毁的情形之下犹应);也是代表荣誉、清高;故化气为印,可引伸为衣装,所以天相无煞来破,一向注重外表形象,以显正派形象。

天梁:
处天府的仆役宫,亦为第六位(顺数),物之极,亦为远离名利之征,如天府相对于紫微为阴,而天梁离天府则遥,为阴中之阴,故化气为隐,能甘于平淡,犹如饱历沧桑的行将入木的老人,犹如年迈的长辈父母,不为物喜悲,为好居山野的隐士,亦为守法的良民。毕竟其处天府的仆役位。有说天梁好为老大,此有误,此为饱阅沧桑之人不为利害威迫所动,将其经验“循循善诱”于人的执着,属有理的执着,却又不欲强加于人,敬畏天道、奉行笃信。
天梁与廉贞呈六合的关系,廉贞为原始之野、天梁为历尽沧桑,一始一终,一野一纯,皆不失纯真率直之性。

七杀:
与天府永相对,等同遁于天府之下,为在野党,而沾上草根的粗犷、豪放之味,却保存了天府之令,为非正道之令,故引伸为黑老大,与天府为朝野、旁门正道之别,行事上不讲规矩、不择手段,与太阳六害,蕴含了太阳的阳刚动力,而失却天府的沉稳。

破军:
同样亦是遁于天相之下,为偏离正道的行使手段,其与天机六合,秉承天机的智慧灵变之道,犹如疱丁解牛,虽无章法,却又极尽技巧之妙,同样为智慧之星,相对而言,天机为文智,破军为武智,实践操作技能的擅长,为工矿机电产业的技术明星。亦因与天相相对,而多了刚毅执着之性,只是天相为正派之师、而破军则有只求目的不计手段之滥。

以上为十四主星本质属性的研讨的方法论。
而在实盘印证之中,所研讨是很难触及其本质属性的直接探讨,而实盘实质为“大染缸”,各种因素诸多,研命之人容易执着于自身主观之见,主观上不自觉性的“刻意于忽略某些因素”的影响,所以常发生误判、误解且不自知,反以有“实证”为凭去坚守自身之谬!
有关星曜本质的探讨,犹忌先赋其属性,主观赋其属性进行狡辩;于以上研讨,我就无从引入五行属性加诸于星曜之上,因为我找不到合理的切入点,而不是我不懂五行之道。世俗研究术数,往往只懂得强加,先以某某理论如何堂皇,后以其堂皇强加于其上,将自身的不解予以漠视,借引入学理的“高深性与科学性”来装塑自身的学理金装,如此之为不过是将术数之学引为伪科学、伪学术,演变成信仰学、迷信学!


对于陈老祖师开创的先天易数之学,在时至今天,其实是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见解,一是大陆学者偏重于文献、义理的考证;二是八十年代前后的台湾易学从业者,偏重于数理应用、断人事的运算;个人看法,较为推崇大陆学者的研究,有兴趣者不妨参阅近贤张其成先生所著的《象数易学》一书,或是民国尚秉和先生的《周易尚氏学》,看看他们的研究与近年来所发明的“学术高见”有何差异。我想,对于以严谨求学之人而言,自可“高下立判”。

于文献考证方面,据刘牧、邵雍等人的论述中作合理推测,先天图、河图洛书、太极图是由陈老祖之手传出,而且传出之初,未分孰为河图、孰为洛书,以至身为嫡传传人的刘牧,将“十数图”视为洛书、九宫图为河图;而不是嫡传门人阮逸方是将河图视为十数、洛书为九宫图,后得朱熹等人的采纳与肯定,因而才自南宋后沿习至今天。
而后天八卦图则出自易传所载的“帝出乎震…”、至于系辞传所载的“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中未明言“河图洛书画八卦”,现提供以上史料供后学参考,以正本清源!

俗云:三代礼乐、不相沿习。在礼崩乐坏之后,很多“原意”不免会为后人所“创新”、乃至愈演愈变后,反过来去“曲解古意”,此常见矣!台湾的一些术数家在“铁板神数”盛行后,将各种易数大杂烩,是正道还是左道,在古今相去很遥的年代,已难辨真与假!



今早上来看新闻,有提到维基百科与百度百科的比较,在好奇之下搜了“紫微斗数”的词条,在维基百科中方才恍然大悟,因何有易友以为紫微斗数源自汉唐之期,因《南斗经》、《北斗经》、《佛说北斗延命经》(此经据说来自《大藏经》,但观书中内容与道教符咒书毫无二样,故“名为佛书而未必是佛书”)等,后我再藉网络之便,搜阅了此三书的实际内容,书中所述,北斗七星其实是来源于风水学九星术,弃辅弼而不用;(不知是否会有人以为紫微斗数是出自风水的九星学?)。《南斗经》所载确有“天府、天相、天梁、天同、天枢(文昌)、天机”六星曜。但不论是“南斗、北斗、佛说北斗”诸经,书中内容只数页,所主张的不过“供养星君、画符念经”以求化解相应灾难的“祈禳之术”。至于有人称,书中载有“紫微斗數各種凶惡「格局」所引發種種的命運災劫”等,则属无稽之谈。
但,这只不过证明紫微斗数之学蕴含浓厚的道教色彩与信仰!紫微斗数采纳了道教解厄大仙之名,同样紫微斗数也采用六十甲子的“元素”,那我们是不是要说紫微斗数是“夏商朝时所创立”?



接昨天所论,先天易数之学,传扬千年,不乏名家辈出,但在民国之前,没有那一位名家作出“先后天数混用”的先例、也没有“五行化卦?再取数”的先例,所以,我们不应该为了我们紫微斗数的既有法则去破“这个先例”。虽然有“先天为体、后天为用”,但体是体、用归用,这分界线是明显的。


今天来说一说斗数主曜与地支的关系。
由于篇幅略长及网速不稳,所以需要一小段则作保存发贴了。

斗数中的“庙陷论”实则是出自星曜与地支的关联的表述,而庙陷一语应是嫁接于星宗,星宗的星曜五行属性很为明显,所以透过五行生克得失,显而易判其星曜的庙陷。但紫微斗数中的星曜五行由来,通常是出于“祖师所告及经验主义”,真要刨根问底,还真没人能说得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很多“当代名家”都将“星曜五行”视为基础知识而得以“不屑一谈”。如我等之小辈才会于此大作文章,但以我的认知,斗数中所谓的“凡属灵验”的法则皆属至简至易的,只要一公开,就可以一学就会;可是基础知识,要能吃深解透,则不是三五年功力所能达之。
现在,我在不厌其烦地解析斗数理论体系,就是以为自己的学识在网络斗数圈中高人一等,能在网络斗数界比较有资格为各位爱好者解说紫微斗数本来面目,揭开紫微斗数的神秘面纱!

那,在紫微斗数是如何表现出星曜与地支的关系呢?
其实,祖师已将祖师意放在“安星布盘”之上,如何体现?
紫微+子宫=?贪狼在对宫(午);
也可以换一个更广的角度来论,紫微在四正遇贪狼,为什么紫微与四正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见到贪狼星!你说紫微与四正地支的关系会与贪狼“凑热闹”没关系吗!
如是有,又是一个怎样的关系,是否只要我们客观解剖紫微、贪狼、四正子午卯酉的特点,是否就可以客观的通过贪狼进而揭示紫微与四正地支的内在定义!
所以,下文就依此推理对紫微斗数星曜与地支之奥作一客观的探讨。这也是我论紫微斗数不谈庙陷的学理依据。


关于当代对紫微斗数星曜及星曜组合的认知,在我近几年与一些易友的交流之中,能刨根问底的去问个为什么的人,很少很少。他们只喜欢“背书”,且一律将书中所述视为“金科玉律”去“信仰”。其实绝大多数的斗数作品(即使派系不同)所述的星曜星性大都是相互抄袭,间中虽有加入一些自己的看法,但内容远不及十分之一,因而会出现了“千篇一律”的异口同声,他们的“同声”亦表现出“不问究竟”的心态,没有那一本书写明白这个星曜因何具有那种特性。犹其是封神人物与星曜的强行配对,将学术化为故事、小说般的臆想。如此之研究,难怪今天的紫微斗数门派林立、各师各法,只要“想”得合理,就可自立门派。

在我以下关于紫微斗数星曜的探讨,切忌加入“背书精神”去理解,而应尽量从零开始去思考、去认识、印证。先作说明。未经印证、推理的星曜星性的描述,不论其出自那位权威之口或是众口一词,都应以“怀疑”的态度去存其疑。

由于我以作过相关方面的“研究、推敲”过程,这里为方便大家的“理解与认识”,所以,先行说一说,紫微斗数如何“解析”十二地支。
一、将地支分为四正、四库、四马来统之;理由出于布星之客观体现;诸如紫微在四正遇贪狼等呈现出规律性的现象;
二、十二地支透过相应的十二消息卦来辨认阴阳升降消长之道;
三、四正为子午卯酉,先分子午为清纯的阴阳、卯酉为混杂的阴阳;后,子为清阴、午为清阳;卯为阳升、酉为阴长;
四、四库为辰戌丑未,辰戌为阳土、丑未为阴土,再各分寒暖燥湿 ;
五、四马为寅申巳亥,寅申为阳、巳亥为阴,再辨其当中阴阳旺衰以及本气五行之性。
以上为大致的解析规律。
至于一些书中以“辰戌巳亥”为天罗地网等之见解,拙见以为不是正道,在应用上近乎片面,欠缺系统性及全面论述,而不应只是停留针对某个星曜才使用“这个特点”。



紫微星
紫微在四正见贪狼;
紫微在四马见天府(七杀);
紫微在四库见天相(破军)。

四正者子午卯酉,化为节气为冬夏至、春秋分,为正气当位;紫微贵为群星之首,处四正则说明其权当位正、四海咸服,政令畅通,所以他能“安享天下”;犹如古谓之,帝王为天命所赐,天生有权享有“荣华富贵”,凡事皆能恣情**。
此“荣华富贵、恣情**”正为贪狼之征,故有紫微在四正见贪狼的设计。

四马者寅申巳亥,马,动也,紫微临之,就会“大施拳脚”、亲历亲为,而天府、七杀即是施之为之之征;寅申阳也,代表光明、正派,故是紫府相会;巳亥,阴也,故紫微与七杀临。

四库者辰戌丑未,四库皆土,包容万物,紫微临之,能与民同乐,纡尊降贵,不搞特权;辰戌为阳,代表正道,紫相同宫,天相为律法,紫微遇之,能以身作则,有清廉自守之风。古有“紫相同宫、君臣不义”,此为谬传也。紫相同宫,好比明君遇忠良之臣,所谓忠言逆耳,因为“逆耳”而论其“不义”,此为大大的不妥;但设若是“紫相与煞星同宫”,则方可能是“君臣不义”,天相犹如法规,为煞星所破,则是“玩法、纵法”谋私也。但如是紫相见吉同宫守命,无煞星来混,自有“德同尧舜”、流芳百世之美誉。

以上为统论,下再作逐一分述。

紫微居四正,于子午为贪狼居对宫,于卯酉为紫贪同宫;
子午为清阴清阳,贪狼为物欲之征,子午因性清而远之;而卯酉因混而近之。
子为纯阴抱阳,紫微守子,大都只主虚名清誉,其性温和,此子为一阳之初生,阴盛阳衰;
午为纯阳抱阴,可掌实权,其性刚重,此午为一阴初生,阳盛阴衰;
子午之推理,要分紫微与贪狼的各见际遇,紫微之宫见煞,贪狼见吉,则是贵气有损、而福份未减,虽无富贵,却亦为有福之命;易之紫微有吉而贪狼与煞星同宫,则为劳苦的掌权人。
卯酉为紫狼同宫,相较而言,易重于物欲,名为有福同享、有苦同当。卯为阳升,志气高昂而偏重名利;酉为阴升,偏重于酒色私欲的占有。


紫微居四马,于寅申紫府相逢,寅为三阳开泰,阳气渐长,有公职庙堂之趋;申为阴气渐长,多为民间色彩的工商社会中的贤达名流。又寅为木,带仁;申为金,重义。
于巳亥,紫杀同宫,巳亥性阴(相对寅申而言),巳阳重,火炎上,其性暴烈;亥阴盛,水主智,重内慧,其性阴沉。
又巳亥之推理,亦须兼察对宫天府逢吉遇煞之有别。天府之寓意为正道,正道遇吉,可有光明之遇等……
对于紫府与紫杀之别,实盘中尚有:诸如紫府见煞与紫杀见吉等之别,前者虽名正道却是外正内邪的道貌岸然;后者见吉却是面恶心善。
实盘中,由于诸星落宫之际遇不同,会形成际遇万千之态,故只有察微方能知其著。


紫相居辰戌,辰为湿土,性和;戌为燥土,性燥;
紫破居丑未,丑未己土,性卑而善变,处事有不择手段之嫌。为外柔内刚,默默以求。又丑为阴湿之土,其性偏阴柔,深懂以柔化刚之道;阴躁之土,略呈浮躁。


紫狼属中性,偏重自己的得失;紫府与紫杀偏重加诸于人,紫府重在合理、正道;紫杀则以性情义气为重,而不讲法纪。
紫相紫破偏重于事业之达成,紫相为手段正当,紫破手段另类、走偏锋,如有煞星助虐,则紫杀手段刚烈,而紫破则奸滑。


也可换一个角度而言,四正为守中;四库为内求;四马为外求;

接着,论一论天机星。

天机居四正而见巨门,巨门为爽直之性,天机为智慧之征,机巨之组合为坦陈学理,在公正的环境之下,学术得以传播、公开、应用,犹如百花齐放。而智慧来自静思,学术传播则是“对外的运动”;所以在纯真(子午为纯阴与纯阳),机巨分开、各行其便;而在卯酉,阴阳混和,则内外兼顾,一荣俱荣。
俗云,巨门在子,为石中隐玉,此巨门为石头,其性本粗犷浮躁,而居于静而阴之子地,再加上代表智慧的天机会合,就如石中有玉,粗中有细。

天机居四马见太阴,智慧居四马为思维奔驰,求新求知以晋升境界,寻求高雅之道,故与太阴相会,诚如才子佳人会,共奏高曲。
寅申为阳,高调作风,才子佳人不拘俗礼相聚;巳亥为阴,低调内求,不求朝夕相伴,但求心中灵犀常通。

天机居四库见天梁,库为内守之道,土为静为平和,故静以修身独善,不藉智慧以谋名利,而甘为隐世无闻的贤仕。居辰戌之阳地,阳之土,正为混混红尘,而为市井之隐;居丑未之阴土,好为山野闲人。此天梁之性简朴平庸,甘为天府之奴也,故在辰戌机梁会;而居丑未山野之地,不为君王所驱,故机梁分,减轻天梁加诸于天机的影响。


本次来说一说,太阳星

太阳居四正,见天梁。
四正犹如守中,见纯真本性。所以阳梁之遇诚如世所传的真正“为民服务”的公仆。善良、纯朴、不摆架子。
子午性清,所以阳梁分;卯酉性混,阳梁合;天梁其性虽纯朴,却是平民朴素。而太阳其本为“太子”之尊,所以阳梁分开之布局要比太阳天梁同宫,多一些高雅之性,此是相对于太阳而言。

太阳居四马,见巨门。
四马为外扬之性,太阳本为阳刚动力,处四马,有刚太过之嫌,所以遇巨门,此巨门如石头般粗犷;诚如热情过炽,强加于人,令人感到“不适”。
寅申为阳,巨阳聚,此因阳刚而聚;巳亥性阴,而巨阳分,此阴性缓其刚也。

太阳居四库,见太阴。
四库为内敛之征,太阳掩其耀眼之光,犹如月亮,故见太阴。其性温和虽光明而不刺眼。
处丑未为阴地,故太阳太阴聚;处辰戌为阳地,略见其刚,故太阳与太阴分。

武曲,为运筹帷幄之星,善管理。
处四正,当其位,赏罚分明,能赏能罚,此天府之令达矣,故见天府(七杀);
子午性纯,故武府同;而卯酉,阴阳混和,杂、浊之性,故武杀逢。

居四马,而显外露、外施之性,诚如运筹之法能放诸于四海,立为制度,成为共识,有章有法,故会天相(破军);
寅申为阳地,征光明,可见,故武相会;巳亥为阴,征暗角之用,亦能因地制宜、衡其利弊、灵活应变,故与破军同宫。

居四库,为内用之道,也可称为谋私,偏重于得失利害,故武贪会。
辰戌为阳,其意见光,私欲“遁”,故武贪对宫相望;
丑未为阴,其性见阴,欲望得其所,故武贪聚。

天同
天同主寿,居四正见太阴为有寿且有福,为位当其所。
子午其性纯,阴同同宫,意为福寿相伴;卯酉,阴阳混,而福寿分,此太阴其性清、纯也。

居四马,犹如虽有寿,却“不辞辛劳”、勤恳不怠,故见天梁。犹如民间中高寿的平民百姓:生活清淡、身体力行不辍、心境平和,故得以高寿。
寅申为阳,增其“劳动”;巳亥性阴,“劳动”有所缓。

居四库,有恶劳而多逸,故见巨门,贪食也,只求口福。
辰戌为阳,“劳动有所增”,故巨同分;丑未性阴,性好静,而巨同聚。
此巨门,“嘴巴的运动”、动口而不动手。

廉贞
廉贞,其性野,为原始本能的率真表现,可比喻为虎狮。
居四正,犹如回归大自然,逃离人性中的勾心斗争,还原纯朴之原始追求,故居四正而见天相(破军),诚如“认准目标、勇往直前,无视路上的花花绿绿、真假虚伪”。
子午性清,故见天相;如清白的白纸。
卯酉性杂,而见破军,略见其(奸)滑。

居四马,见贪狼,四马为外露之性,增其欲求,故廉狼相会;
寅申性阳,而率直;巳亥性阴,有欲而敛,难捉摸;阳而率直,不改初衷,故廉狼分;有欲而敛,如“欲彰弥盖”,狠而且奸,如虎性变奸而成狼,故廉狼聚。

居四库,见天府(七杀)
四库为内敛之性,收了虎爪,只见虎威。
辰戌为阳地,为光明正大的“百兽之王”,故廉贞见天府;
丑未为阴地,为有势而无名的“实力之将”,故廉贞与七杀聚。

廉贞为紫系星之末座,居第八位,超出六位,不在王治的人世,可喻为化外之民。



府系星亦因“双星的聚散”,实已涵括分见以上各段之中。
诸如天府、贪狼、天相、七杀、破军分别与紫微、武曲、廉贞叠加;
而太阴、巨门、天梁又分别与天机、太阳、天同相叠,有兴趣的易友不妨于上述之文,分别抽取相关论述,整理、收纳一起,以相作比较。
如以后,时间允许,余再作补论。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梁純



註冊時間: 2005-03-14
文章: 1461
來自: 广西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21, 2012 6:5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以上为简单的“复制+粘帖”,没进行整理,如阅读不便,请多包涵。
对于紫微斗数与四柱八字的“学理结构”上的搭轨,拙的看法是:
命宫等同日元,属本质特性的体现;
父母、兄弟宫等同印星、比劫扶助之物,用以推断出身、家境、环境;
迁移宫犹如食伤星,对外的表现;
财帛宫如财星,体现财务支配状况;
官禄宫如官星,体现事业运行状态。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宋英成 珞璐子命談中心 首頁 -> 紫微斗數研究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